ENGLISH |  简体 |  繁体
【国际仲裁资讯】Anatolie Stati v. 哈萨克斯坦:投资仲裁裁决的执行博弈

naltrexone buy

where can i buy naltrexone blog.globaltelelinks.com buy naltrexone online usa

fluoxetine 20mg side effects

fluoxetine 20mg capsules ryanwalters.org

free abortion pill

abortion pill

viagra diskuze

viagra

abortion articles

aspiration abortion cost

编者按:以《能源宪章条约》为代表的ICSID以外的投资仲裁机制下形成的仲裁裁决,其承认与执行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纽约公约》所形成的国际商事仲裁裁决执行机制。正因为如此,这类仲裁裁决的执行阶段也往往成为投资者与东道国进行法律角力与博弈的“第二战场”。除具有广泛知名度的Yukos案外,Anatolie Stati v. 哈萨克斯坦案也是其中典范。2017年6月6日,英国高等法院在该案的执行裁决阶段就哈萨克斯坦提出的一项要求审查仲裁裁决是否因欺诈而形成的申请作出了判决,本期资讯将简要予以介绍,以飨读者。

 

案件背景

为吸引外资促进本国的石油及天然气资源开发,哈萨克斯坦批准了《能源宪章公约》。在1999年至2003年间,Anatolie Stati和他的儿子Garbriel通过Ascom公司和Terra Raf公司控制了两家哈萨克斯坦公司KPM公司TNG公司KPM公司拥有Borankol油田的开采权,而在该油田上搭建的LPG平台则将由TNG公司负责建造。TNG公司同时拥有Tolkyn天然气田的相关开采权。Anatolie Stati、Garbriel、Ascom公司和Terra Raf公司统称为“投资者”。自2010年起,哈萨克斯坦政府终止了KPM公司和TNG公司的开采权。投资者据此提起《能源宪章公约》项下的仲裁,称哈萨克斯坦未能遵守投资者保护原则,构成了《能源宪章公约》项下义务的违反。

该仲裁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进行,仲裁庭于2013年12月19日作出裁决,并于2014年1月17日作出修正裁决。仲裁庭在裁决中驳回了哈萨克斯坦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并认定哈萨克斯坦违反了《能源宪章公约》第10(1)条下的“公平合理对待”原则。仲裁庭进而认定哈萨克斯坦的行为造成了投资者近5亿美元的损失,该等损失应由哈萨克斯坦承担。

 

执行程序

此后,投资者依据《纽约公约》向英国法院申请执行该仲裁裁决并于2014年2月28日得到了法院的许可。同年9月30日,投资者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院提出了执行仲裁裁决的申请。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向仲裁地的瑞典Svea上诉法院申请撤销该仲裁裁决。

2015年4月7日,哈萨克斯坦依据如下三个理由向英国法院申请撤销执行仲裁裁决的许可:当事人间没有有效的仲裁协议,仲裁庭的组成不合法及仲裁中存在诸多程序错误,使得哈萨克斯坦无法向仲裁庭有效陈述案件。

就在哈萨克斯坦提出撤销许可申请后不久,其在美国成功申请了开示证据的司法协助,要求第三方强制披露文件。根据哈萨克斯坦的主张,其要求披露的文件中包含投资人实施欺诈的重要证据。2015年8月28日,哈萨克斯坦向英国法院申请增加一项其撤销执行裁决命令所依据的理由,即因投资人存在欺诈,将导致执行仲裁裁决会违反英国的公共利益。

2015年9月3日,Popplewell法官决定中止执行程序直至Svea上诉法院就哈萨克斯坦在瑞典的撤销裁决诉讼审理终结。同样的,哈萨克斯坦在该诉讼程序中也增加了一项撤裁理由,即因投资人的欺诈行为违反了瑞典当地公共政策,进而根据瑞典1999年仲裁法第33条,致使仲裁裁决全部或部分无效。

2016年12月9日,Svea上诉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哈萨克斯坦的撤销裁决申请。同年5月11日,美国法院也拒绝了哈萨克斯坦关于在美国的诉讼程序中增加关于投资者实施欺诈这一主张的申请。

哈萨克斯坦确认,根据Svea上诉法院的判决,其最初向英国法院申请撤销执行裁决许可的三个理由已被排除。投资者则认为,哈萨克斯坦依据存在欺诈行为主张撤销执行裁决许可也已不具备法律依据,而哈萨克斯坦关于因投资人实施欺诈而致使执行裁决将违反英国公共利益的主张也已被Svea上诉法院的判决和美国法院的决定排除。基于此,投资者向英国法院申请,驳回哈萨克斯坦的撤销申请,而哈萨克斯坦则主张法院应继续推进其撤销申请的审理程序。

 

英国高等法院的认定

审理该案的Knowles法官首先就当事人提出的英国法下与本案争议有关的若干法律规定及判例所确定的司法原则进行了归纳,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1、根据英国《1996年仲裁法》第103条,执行仲裁裁决将违反公共政策构成《纽约公约》拒绝执行仲裁裁决的事由;

2、1996年仲裁法》第103条下的公共政策应限于那些旨在维持英国社会公平有序之治理的公共政策;

3、审查裁决是否系基于欺诈行为产生的结果而作出、裁决本身或裁决产生的方式是否违反执行地法院公共政策,应当考虑是否存在应被谴责的、明显不合理的且对裁决的形成产生实质性影响的行为;

4、应当审查当事人是否存在故意隐瞒证据导致影响公正裁决的行为;

5、若依据违反公共政策而拒绝执行仲裁裁决,则应当予以特别的警惕和严格的审查标准;

6、1996年仲裁法》第103条的立法意图是尊重《纽约公约》的精神,故其在适用时更倾向于承认和执行《纽约公约》裁决;

7、若当事人要求英国法院允许其就《纽约公约》裁决系因欺诈而获得的观点进行实质审查,则一般应当满足如下两个条件:

8、第一,主张存在欺诈的一方当事人在仲裁审理过程无法获取存在欺诈行为的证据;

9、第二,这些存在欺诈的表面证据,足以使得法院克服特别警惕和严格审查标准,认定存在违反公共政策进而撤销裁决;

10、当仲裁庭认定证人存在作伪证行为时,其所依据的证据应当充分到足以使得其在庭审中就能作出坚决的判断。

Knowles法官认为,本案的焦点在于是否存在表面证据足以显示仲裁裁决系基于哈萨克斯坦主张的投资人欺诈行为而作出,进而使得法院有理由进一步推进其撤销申请的后续审理程序。Knowles法官审理后发现,仲裁庭系基于一份由哈萨克斯坦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KazMunaiGas(以下简称“KMG公司”)的子公司于2008年作出的指示性投标书(以下简称“KMG标书”)中的收购估值(1.99亿美元),从而认定投资者因建造LPG平台而遭受的损失。然而,Knowles法官发现尽管有仲裁庭的证据开示指令,投资者在仲裁程序中并未披露一份其关联公司Perkwood Investment Limited(以下简称“Perkwood公司”)与TNG公司间有关购买用于LPG平台建造设备的价值1.15亿美元的合同,而是由哈萨克斯坦通过美国法院司法协助开示程序获得。哈萨克斯坦通过其证人证言,主张这份合同中占很大比例的设备已经以极低的价格被采购,而另有价值7200万美元的设备实际并未安装于LPG平台。鉴于此,Knowles法官认为现有证据的表面内容已足以使其认为投资者在关于LPG平台的实际建造成本方面确实存在欺诈的可能性,进而影响到KMG标书的估值和仲裁庭的判断。

针对瑞典法院驳回哈萨克斯坦撤销裁决申请的判决和美国法院拒绝哈萨克斯坦关于在美国的诉讼程序中增加关于投资者实施欺诈主张的判决,Knowles法官认为,美国法院的判决并未就仲裁庭是否被由欺诈而形成的KMG标书所误导问题给出任何结论,而尽管瑞典认为KMG标书并非伪造,但其分析结论并未排除存在错误信息进而对仲裁庭决定产生间接影响的可能性,而这也是瑞典法下可构成仲裁裁决无效的缘由之一。

最后,Knowles法官分析了哈萨克斯坦主张存在欺诈的证据是否应当被接受及审理其目前提出的欺诈主张是否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就第一个问题而言,Knowles法官认为投资者并未根据仲裁庭的指示,在仲裁程序中披露Perkwood公司与TNG公司之间这份重要的合同并作出合理的解释,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哈萨克斯坦在尽到合理审查义务的情况下,可以在仲裁裁决作出之前就提供目前其所主张之欺诈成立的证据;就第二个问题而言,投资者称美国法院和瑞典法院的判决已经处理关于仲裁庭作出裁决是否受到欺诈影响的争议,然而,Knowles法官认为对美国法院判决结论应当进行限缩解释,即美国法院认定的并不存在影响仲裁庭裁决的欺诈证据,仅限于投资者在仲裁中提供的证据,而不包括KMG标书,另一方面,瑞典法院的判决也没有审查因投资者欺诈导致存在的错误信息对仲裁庭决定所产生的间接影响。Knowles法官进一步否定了投资者关于瑞典的和英国的公共政策在撤销和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方面并无实质区别的观点,退一步说,即使由此确实构成“一事”,但英国法院仍然职权就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是否会违反英国的公共政策进行审查。此外,Knowles法官还认为,尽管法院原则上应当将外国仲裁裁决司法审查的范围限定在程序性事项,但本案的争议并非程序性问题,故尽管瑞典法院囿于其职权而不对投资者是否存在误导仲裁庭审查KMG标书的行为进行审查,但英国公共政策使得英国法院不受此限。

综上,Knowles法官认定美国法院和瑞典法院的有关判决并不构成“一事不再理”,而根据英国法院基于《纽约公约》和当地公共政策所赋予其的司法审查职权,应当允许哈萨克斯坦根据其在仲裁裁决作出后取得的证明仲裁裁决系因欺诈而形成的表面证据,向英国法院申请进一步推进其基于欺诈主张而撤销许可仲裁裁决执行命令的程序。

 

判决原文链接

http://www.bailii.org/cgi-bin/format.cgi?doc=/ew/cases/EWHC/Comm/2017/1348.html&query=(Anatolie)+AND+(Stati)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7-8层
 86-21-63875588      86-21-63877070
 info@shiac.org        200021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Copyright© 沪ICP备05015524号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