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简体 |  繁体
南非议会公布2017国际仲裁法令

lexapro and weed good

lexapro weed effects redirect

cialis generico in farmacia esiste

cialis generico

adderall and weed

adderall and weed

编者按:当债权人根据《合同法》第七十三条、《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一条、第十四条的规定行使代位权诉讼时,次债务人可否以其与债务人之间的仲裁协议对抗债权人的代位权诉讼,仲裁理论界和实务界仍有争议。最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沪民辖终29号”《民事裁定书》中对此问题再次作出了认定,本文现将相关情况予以分享,以飨读者。

 

        基本案情

上诉人(次债务人)与原审第三人(债务人)之间订有载有约定提交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按照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仲裁规则并按美国纽约州实体法进行仲裁之仲裁条款的《股票购买协议》及《股东协议》。被上诉人(债权人)以其对原审第三人存有《投资合作协议》、《投资合作终止协议》、《股东协议案》等合同项下的到期债权,而原审第三人怠于行使其在《股票购买协议》及《股东协议》项下对上诉人之到期债权为由,以上诉人为被告,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代位权诉讼。

 

        法院判决

上诉人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沪02民初618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上诉人的管辖权异议。此后,上诉人就前述《民事裁定书》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涉外经济贸易、运输和海事中发生的纠纷,当事人在合同订有仲裁条款或者事后达成仲裁协议,提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仲裁机构或者其他仲裁机构仲裁的,当事人不得向人民法院起诉。本案中,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明确约定双方涉案纠纷应当提交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按照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仲裁规则进行,并按美国纽约州实体法,因此,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排除了法院的管辖。本案系涉外债权人代位权纠纷,我国合同法司法解释规定,次债务人对债务人的抗辩,可以向债权人主张。这种抗辩既包括实体上的抗辩,也包括程序上的抗辩。被上诉人在本案中提起的债权人代位权诉讼,其实质是代债务人向次债务人主张到期债权,基于保护次债务人管辖利益立场,代位权人应当受该仲裁条款的约束。根据在案证据表明,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签署《商谈备忘录》时已明确知晓原审第三人与上诉人之间存有仲裁约定,故人民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据此,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6)沪02民初618号”《民事裁定书》,并裁定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

 

        小结

关于在债务人与次债务人之间存在有效仲裁协议的情况下,债权人的代位权诉讼是否会因次债务人的抗辩而被驳回,仲裁理论界对此存在支持和反对两种观点,司法实践中亦曾出现过对立的认定结论。就此问题产生不同观点的原因系基于:(1)代位权的行使方式是否包括仲裁,债务人与次债务人之间的仲裁协议能否延长到仲裁协议之外的第三人;(2)《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十八条(“在代位权诉讼中,次债务人对债务人的抗辩,可以向债权人主张”)应该如何理解,即次债务人的抗辩是否包括对程序上的争议解决方式的抗辩,此亦涉及如何协调我国现行《合同法》与《仲裁法》下相关制度设计背后的根本理念冲突问题,而仅依靠人民法院在个案审理中作出的相关认定,似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该等冲突,以保障相关当事人权利的充分实现。因此,仍需相关部门通过明确的修法意见,对该冲突予以弥补。

 

“(2017)沪民辖终29号”《民事裁定书》原文链接: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0b2f892a-0682-4135-9cd4-a74800fc1541&KeyWord=康飞控股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7-8层
 86-21-63875588      86-21-63877070
 info@shiac.org        200021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Copyright© 沪ICP备05015524号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