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简体 |  繁体
新西兰仲裁立法的最新发展

atarax

atarax read

partial birth abortions

at home abortion methods blog.endungen.de

sertraline 50 mg

sertraline and alcohol

编者按:新西兰现行《1996年仲裁法》于1997年7月1日生效,该法基本采纳了《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示范法》,对新西兰国内仲裁规定了现代化的立法模式。2017年3月9日,附有新西兰仲裁员、调解员协会推荐的《新西兰仲裁法修正案》(下称“《修正案》”)被递交至新西兰国会。该《修正案》主要提出了“关于信托合同中仲裁条款的效力”、“与仲裁有关的司法程序的保密要求”、“撤销仲裁裁决的条件”等修法意见。

 

主要的修法意见

1、认可了信托合同中仲裁条款的效力

根据《修正案》,信托合同的当事人可以选择仲裁作为争议解决方式。

事实上,由于部分信托合同都具有十分私人的性质,因此仲裁这种具有非公开审理特点的争议解决方式受到信托合同当事人的青睐。但是,信托合同中仲裁条款的效力却经常引起争议,主要原因有两点:

1)由于信托合同是委托人与受托人订立的,信托合同中约定的受益人并没有参与合同的订立,故受益人并没有仲裁的意思表示,更没有签署书面的仲裁协议,受益人与受托人发生争议时,仲裁条款是否有效始终具有不确定性。

2)信托合同约定的受益人可能缺乏民事行为能力,如信托合同约定的受益人可能是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而仲裁庭不同于法院,并没有权力为这些缺乏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指定一位可以代表他们的代理人,这就会引起诸多不便。

从目前世界范围内的立法实践来看,各国立法改革均正逐渐扫除上述传统上关于信托合同中仲裁条款效力的障碍,如巴哈马群岛、格恩西岛就在不久前进行了针对上述问题的修法工作。

根据《修正案》第10A条,信托合同中仲裁条款的有效性在涉及没有相应民事行为能力独立陈述其观点的未成年人、胎儿或尚未确定的受益人或受益群体的情况下,仍将得到确认,。《修正案》赋予了仲裁庭与法院同等的权力为他们指定代理人,使得作出的仲裁裁决能充分阐述各方利益,对各方利益主体均具有约束力。该方面的修改,体现了仲裁的保密性与大多数信托案件的私密性相契合的特点。

2、规定了与仲裁有关的司法程序的保密性要求

根据现行的《1996年仲裁法》,任何与仲裁有关的司法程序系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这就导致一些非常重视保密性、旨在基于仲裁保密性的特点才选择仲裁解决争议的当事人的期待无法实现。由于英格兰、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对与仲裁有关的司法程序规定了一定的保密性要求,这就导致新西兰现行法律目前在该方面显得有些落后。

通过在“看得见的正义”和“保密性原则”中做一个利益权衡,《修正案》改变了之前的立场,将在新西兰法院进行的仲裁司法审查程序改为以“不公开为原则,公开为例外”,其中具体规定了两类公开的情形:其一,当事人同意公开,且法院判断该信息(包括当事人身份信息)不属于当事人在合理情况下会选择保密的信息;其二,法院认为该等判决具有法律上的重大利益。

进一步而言,根据《修正案》,如果当事人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等与之相关的司法程序,则法院需要向当事人出具一份指引来说明“哪些与仲裁有关的司法程序”将会被收录到案例汇编中,从而予以披露给公众。另外,值得说明的是,根据《修正案》,法院虽然可以将部分“与仲裁相关的司法程序”收录至案例汇编中,但需要经过一个特定的期限(不超过10年),才能将相关案例汇编向公众发行。

3、限缩了撤销仲裁裁决的适用条件

最近,新西兰最高法院因为仲裁协议中约定了“无效的上诉救济权”而认定一份仲裁协议无效,这使得新西兰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对仲裁并不是十分友好、对当事人间的仲裁协议有干涉倾向的法域。《修正案》限缩了关于撤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适用范围。根据《修正案》的规定,即便仲裁协议中的部分约定与仲裁法的强制性规定不符,根据该仲裁协议作出的仲裁裁决也将并不必然会被撤销或不予执行。

具体来说,当事人以“仲裁程序与仲裁协议的约定不相符”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时,法院即便查明已进行的仲裁程序与仲裁协议的约定确不相符,也不能一概作出撤销仲裁裁决的判断。因为,仲裁协议中的约定本身可能就是违反了《1996年仲裁法》第一部分(第一部分中包括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中的强制性规定,而当仲裁庭发现此情况时,仲裁庭可以依据自由裁量权,不依据当事人在仲裁协议中的该部分约定而推进仲裁程序。这样导致的“仲裁程序与仲裁协议的约定确不相符”的后果不能成为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

4、其他

此外,《修正案》还对《1996年仲裁法》下当事人就仲裁庭的管辖权提出异议的时间进行了修订。该修改意见认为,若当事人对仲裁庭管辖权的异议不能及时提出,即视为其对该等权利的放弃,进而有利于督促当事人对该类异议的及时提出,促进仲裁程序的高效进行。

 

关于《修正案》全文及解释性说明可见:

http://www.nzlii.org/nz/legis/bill/aab2017227/aab2017227.html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7-8层
 86-21-63875588      86-21-63877070
 info@shiac.org        200021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Copyright© 沪ICP备05015524号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