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简体 |  繁体
巴西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最新实践

amoxicillin prescription no insurance

amoxicillin prescription no insurance

buy low dose naltrexone online

buy naltrexone online cheap

melatonin and pregnancy in the human

melatonin pregnancy safety website

where to buy abortion pill

abortion pill buy link

viagra generika

viagra pro mlade click

cialis cena lekaren

cialis

 

编者按:国际仲裁资讯栏目往期介绍了于2015年7月起生效的巴西《仲裁法》修正案的相关情况。2015年12月,巴西司法部门遇到了一个在国际商事仲裁领域中充满争议的问题,即“是否应当对一份已经被仲裁地法院撤销的仲裁裁决予以承认和执行”,这是巴西首次在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程序中碰到该难题。

 

仲裁案件基本情况 

EDF International S/A(下称“EDFI”)与Endesa Latino América S/A(下称“ Endesa”)、 Astra Compañia Argentina de Petróleo S/A(并入到 YPF S/A,下称“YPF”)签订了一份关于受让“Empresa Distribuidoray Comercializadora Norte S.A.”股权的《股权转让合同》。随后,各方因履行该合同产生了争议,EDFI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以 Endesa与YPF为被申请人向国际商会仲裁院申请仲裁。

在仲裁程序中,Endesa与YPF提出了仲裁反请求,仲裁庭经过审理,对EDFI的仲裁请求与Endesa、YPF的仲裁反请求都予以了支持,并对双方互负的债务进行了抵销,最终裁决Endesa与YPF向EDFI支付巨额款项。

 

被执行人的异议

EDFI向巴西高等法院Superior Tribunal de Justiça (“Superior Court of Justice” ,下称 “SCJ”)申请承认与执行该份国际商会仲裁院的仲裁裁决。在承认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诉讼程序中,两被执行人Endesa与YPF提出其已在阿根廷法院启动了撤销该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的程序,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Endesa与YPF向SCJ提交了充分的证据证明阿根廷法院已作出了撤销该国际商会仲裁院裁决的决定。据此,Endesa与YPF认为,承认一份已经被裁决作出地法院撤销的仲裁裁决将会违反《纽约公约》与《巴西仲裁法》的规定。

根据巴西法律,在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司法程序中,巴西公共检察署( Brazilian Public Attorney´s Office)须出具一份关于“是否应当承认与执行该外国仲裁裁决”的意见。在本案中,检察署认为,由于该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已经被仲裁地法院,即阿根廷法院撤销,因此,巴西不应对该仲裁裁决进行承认与执行。

 

巴西法院的认定

关于是否应当“承认与执行”该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的问题最终被提交到了由来自SCJ的15位法官组成的特别法庭(以下称“特别法庭”)特别法庭认为,根据巴西仲裁法、巴西冲突规范以及巴西最高法院的内部规定,巴西法院承认与执行一份外国仲裁裁决的前提之一是该仲裁裁决在其作出地,即仲裁地是合法有效的。而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于阿根廷法院已经2010年将该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撤销的事实均没有异议,阿根廷法院撤销该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的决定已经产生既判力

特别法庭列出了本案应适用的法律,为《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第戊项、《巴拿马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第戊项及《巴西仲裁法》第三十八条。特别法庭认为,前述法律均规定,“如果一份仲裁裁决已经被仲裁地法院撤销或暂停执行,则(被要求承认与执行该仲裁裁决的缔约国的)法院可以拒绝承认与执行该份仲裁裁决。”特别法庭还援引了其内部规定的第216条D项,根据该条内部规定的要求,“向巴西法院申请承认与执行一份仲裁裁决前,该仲裁裁决必须是终局的、有效的。”

此外,特别法庭还援引了商事仲裁国际理事会ICCA)对《纽约公约》的释义,来论证“根据《纽约公约》,可以拒绝承认与执行已经在仲裁地被撤销的仲裁裁决”的观点。特别法庭同时援引了一些持有相同观点的巴西法学家的论述。最后,特别法庭援引《Las Leñas Protocol》第二十条的规定,认为承认与执行一份外国仲裁裁决的前提为“该仲裁裁决是终局的、有效的且在仲裁地是可以得到执行的。”

      因为案涉的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已经被仲裁地法院撤销,故巴西最高法院认为巴西应当拒绝承认与执行该仲裁裁决,也就是说,“因为阿根廷法院撤销了该仲裁裁决,所以该仲裁裁决无法得到巴西法院的承认与执行。”最终特别法庭认为,承认与执行一项外国仲裁裁决的本质是一份仲裁裁决的效力从一个法域延伸到另外一个法域。因此,如果一份仲裁裁决在其作出地被认定为无效,那么该裁决的“无效状态”也应当延伸到其他法域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7-8层
 86-21-63875588      86-21-63877070
 info@shiac.org        200021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Copyright© 沪ICP备05015524号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