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简体 |  繁体
上海法制报:金砖国家间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的构建

melatonin and weed reddit

melatonin and weed erowid link

buscopan compositum

buscopan bambini online

mixing melatonin and weed

weed melatonin levels
刘晓红

       主题为“加强法律合作:打造金砖国家命运共同体”的第二届“金砖国家法律论坛”于近期隆重举行。论坛召开期间,“金砖国家争议解决上海中心”同时在上海宣告成立,这是金砖国家之间法律合作的又一重要成果,为金砖国家间争议解决多元化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正如中国法学会会长王乐泉在第二届“金砖国家法律论坛”开幕式上所指出的:加强法律合作对金砖国家乃至世界政治、经济、法治都将产生深远影响。对于提高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和决策权,推动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体系和秩序具有积极意义。
       金砖国家之间的金融、投资和贸易往来与日俱增,同时由于金砖国家分处不同的地理区域,拥有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传统与法律制度,金砖国家之间的差异性导致金砖国家之间的深层合作面临着挑战。可以预见的是,伴随着金砖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深入,随之产生的跨境争议也亟待公正高效且具特色争议解决机制予以保障。作为金砖国家间第一个争议解决机构,“金砖国家争议解决上海中心”的建立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有助于发挥我国话语权

       首先,构建金砖国家间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有利于发挥中国在国际争议解决领域的话语权。
综观全球数量众多的国际贸易投资领域的多边及双边条约,其中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均有大量篇幅的争议解决条款。以最早的自由贸易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为例,就详细地规定了协商争议解决机制。而全球最重要的国际贸易组织——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条约群中,就有专门规范国际贸易争议的解决机构和争议解决程序的规定。目前,中美BIT谈判正在如火如荼进行,考察美国投资条约范本(2012版)不难发现,也有近一半的条款是关于投资争议如何解决的。
       而最近颇受各界关注的由美国等国家签订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 协议)在投资领域相关规定中的一个核心问题便是如何解决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的争端。可见,所有与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领域相关的法律文件中,对争议解决机制的重视可与实体条款等量齐观。
       然而众所周知,目前不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抢占制定国际经贸规则的话语权,国际上最重要的争议解决机构,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国际投资争议解决中心(ICSID)、国际法院(ICJ)、国际常设仲裁院(PCA)以及国际商会仲裁院(ICC)等,参与者也主要是法律发达的西方国家。
       中国近年来虽然也有参与国际重大案件的解决,但数量和质量仍需提升。因此,构建全方位、多层级、多元化的金砖国家争议解决机制,有利于我国发挥在国际争议解决乃至全球治理中的话语权。同时,金砖国家间通过争议解决规则的创设也势必为国际社会以和平手段解决纠纷作出良好示范。

       有助于解决贸易投资争议

       其次,构建金砖国家间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对解决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及其他商事争议具有重要的实践价值。
       以投资者与国家之间的争议解决为视角,金砖五国成员中仅中国为《华盛顿公约》 及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成员。中国与其他金砖国家之间不存在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这会导致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纠纷解决的不确定性。2014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正式落地中国上海,随着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运作,投资者在金砖国家的投资建设项目会越来越多。鉴于金砖国家的投资环境并不完善,这可能引发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的纠纷。因此,构建金砖国家投资争议解决机制迫在眉睫。
       以涉外商事主体之间的争议解决为视角,是否能够获得及时、有效的司法救济对于保护商事主体的利益至关重要。鉴于金砖五国同为《纽约公约》 的成员国,以仲裁方式解决争议可能更为便利、有效。同时,其他ADR争议解决方式如协商、调解,也是仲裁方式的必要补充。因此,推进仲裁服务的国际化、协调金砖国家司法合作,对保护商事主体利益至关重要。

       完善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

       最后,构建金砖国家间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是完善中国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的试验田。
       当下的中国正高举全面深化改革旗帜、大力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明确指出:“推进法治社会建设需要健全依法维权和化解纠纷机制,完善调解、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诉讼等有机衔接、相互协调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加强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建设,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体系。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同时,正在中国开展的自贸试验区的探索,将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的建设作为自贸区的主要目标之一。而自贸试验区建设进程中市场主体间各类纠纷的发生能否得到公正高效解决,在一定程度上折射着自贸试验区法制环境的规范程度。在此方面,随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下称“上海自贸区”)的建立,以设立上海自贸区仲裁院、出台自贸区仲裁规则、自贸区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的商事纠纷解决机制的建立等为代表的改革和创新成果接踵而至。
       今年4月,国务院《进一步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的通知》(下称“深化改革方案”)的发布,标志着上海自贸区建设正式进入“2.0时代”。令人关注的是,“深化改革方案”明确指出:“进一步对接国际商事争议解决规则,优化自贸试验区仲裁规则,支持国际知名商事争议解决机构入驻,提高商事纠纷仲裁国际化程度。探索建立全国性的自贸试验区仲裁法律服务联盟和亚太仲裁机构交流合作机制,加快打造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这对上海自贸区进一步探索国际化的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提出了要求。
       通过金砖国家间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的构建,不仅有利于金砖国家之间、金砖国家与投资者、金砖国家不同商事主体之间的的争议解决,还有利于我们学习和整合国际多元化争议解决的先进经验,为我国探索国内法治与国际法治的接轨,深化法律体制改革、推进仲裁国际化、促进与其他金砖国家之间司法合作提供重要的理论参考,为我国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的法律构建提供海外经验。
       (作者为上海市法学会常务理事、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教授)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28号金陵大厦7-8层
 86-21-63875588      86-21-63877070
 info@shiac.org        200021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Copyright© 沪ICP备05015524号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